2021届毕业生Taylah Bland:逆流而上的苏世民学者

家乡: 悉尼

专业: 社会科学 (比较法)

毕业去向:清华大学苏世民学者项目

回想在上海纽约大学的日子,来自悉尼的Taylah Bland收获满满——她不仅自主设计了专业方向追寻自己的学术梦想,担任了上海纽约大学学生会主席服务全校同学,还参演并参与制作了校戏剧社(Thespian Club)的戏剧作品,前往伦敦和纽约海外学习,从汉语小白转变为中文会话高手,并在去年底成为全球荣获苏世民学者奖学金的154名青年领袖之一。

不过,就在2017年8月,Bland和母亲在暴风雨中抵达上海的那天,未来的一切对Bland来说还充满未知。

“我和妈妈都不会讲中文......也从未来过亚洲,”Bland回忆道,“即便如此,我们从抵达金桥宿舍见到大家的那一刻起......就感受到了大家庭的温暖。当时所有人都挤在亭子下避雨。大家聚在一起、有说有笑,那种氛围让人倍感亲切,我至今记忆犹新。"

Bland最初就读的是商业与金融专业,但最后决定投身自己一直感兴趣的法律领域。

Bland首先查清了法学院的入学条件,然后与社会科学学科负责人Almaz Zelleke教授一起在社会科学领域自主设计了“比较法”专业方向。

“当时我还没想好具体从事哪个法律方向,于是就想,不如探索一下不同的法系......看看哪个最适合自己,”Bland说,“我想如果是在其他学校,可能无法拥有这样的自主权。”

“Bland很明确地知道自己想从比较的视角去研究法律,并规划好了海外学习的地点和课程,以辅助实现自己的学习计划。这点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Zelleke教授说。

 

Taylah in London

 

从大二开始,Bland分别在伦敦、上海和纽约三地学习了英国法律、中国宪法和美国宪法。自2020年1月新冠疫情暴发至今,她一直在悉尼的家中潜心写作毕业论文,论文研究主题是20世纪70年代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性侵法律改革。

“每个人都有可能遭受性侵的影响......性侵行为会造成严重的后果,给受害者乃至其亲人朋友留下不可磨灭的创伤。我们的社会能提供的最起码的帮助是给予法律保护,保障人们寻求法律保护的权利和手段,为自己争取某种公平与正义。”Bland说。

Taylah performs as a Newsie in King of New York

 

繁重的学业之余,Bland还积极参与上纽大戏剧社的活动。图为Bland在音乐剧《报童传奇》(Newsies)中,扮演歌曲《纽约之王》中的角色

与诸多尚未返校的国际学生一样,Bland只能通过网络与学校保持联系。去年秋季学期,她的日程排得满满当当,她要完成自己的课业,要参加学生会例会,作为写作和口语学业助理要在学术资源中心辅导其他同学,还要和毕业论文导师Stephen Harder定期交流。为此,在Zoom上工作12到14个小时是常态。“那段时间真是太疯狂了!”Bland说道。

尽管在旁人看来,这样的工作强度巨大,但Bland说她早已从父母身上学到了坚韧不拔的精神。“父母为给我和妹妹赢得更多的机会,一人干几份工作,一周工作七天,” Bland说道,“他们身体力行教会我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所以我骨子里就存着一股拼搏劲儿。”

Bland在上纽大求学期间,为了贴补她的学费,父亲增加了一份兼职工作,每天工作19个小时,四年如一日。

 “看到父母为我做的一切,我立志大学四年一定要牢牢把握每个机会......我早早规划好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尽可能拓展人脉......希望未来通过自己的努力,为家庭分担压力。"

 
 
Taylah Bland and her parents

 

Bland与母亲Leanne Bland、父亲Paul Bland在悉尼歌剧院庆祝她的21岁生日

尽管只能远程参与课程和活动,Bland依然可以感受到与上纽大家庭之间的紧密联系,尤其是在中文辅修专业的课堂上。

“我们班的氛围特别好!大家都很理解彼此的处境。”Bland说。几年的学习让她的中文水平从基础中文I进步到了高级中文II,她现在已经可以流利地用中文讨论政治、环境、女权等话题。

“之前我完全不会讲中文,如今已经深深爱上了这门语言,和朋友们聊天也常常会用到中文。我甚至把手机系统语言都设置成了中文。”Bland说道。

 

Students dance at the 2019 Cultural Expo

 

Bland最难忘的是2019年参与组织上纽大文化博览会的经历。“那一天,现场所有人和着音乐翩翩起舞,那么多来自不同民族与文化的同学们们欢聚一堂。那场面至今历历在目”

Bland将于8月回中国,作为苏世民学者前往清华大学深造,届时她将继续中文学习。

“我觉得苏世民项目将使我进一步了解中国内政外交,同时探索如何与澳大利亚接轨,”Bland说,“目前中澳关系比较糟糕......两国之间面临许多张力,所以我觉得我们必须得想办法解决这些问题。中澳两国需要合作,这也是我在申请苏世民项目时提出的观点。”

Bland将攻读全球事务硕士,重点研究法律和公共政策。

“我很期待向其他学者学习,一起成长。我们这届一共有154人,大家来自世界各地,处于不同年龄阶段,我是项目里年纪最小的成员之一。从大家身上学习并获得启发,从而激发自己的潜能,这一过程应该乐趣无穷。”

 

阅读更多

Alexander Bogdanowicz '20:我的人生不设限

武光宇:从世纪大道到联合国——心系教育,志存高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