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届毕业生张麒麟:用语言编织联结的网

家乡:陕西咸阳

专业:经济学,辅修语言学

 

 

2021届毕业生张麒麟来自陕西咸阳。三岁时,他就很喜欢用简单的英语和人交流。“只要在街上遇到外国人,我就会走上去跟他(她)打招呼,‘哈喽,你好呀。’我很喜欢这种感觉。”

时光流转来到二十年后的今天,在刚刚落下帷幕的2021届本科生毕业典礼上,张麒麟作为两名毕业生代表之一,用英文发表了六分钟的演讲。

大学四年,麒麟留给上纽大远不止是这些。不论是创办语言社团Langua Lingua,推动设立中文学业助理项目,还是通过“养蚕计划”帮助国际生了解中国文化,发起学生志愿者项目协助即将入学的国际生度过隔离期,语言学习已经成为张麒麟参与上纽大建设的重要方式。

“我觉得我在上纽大的一个重要使命是为大家服务,促进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张麒麟说,“能得到大家的信任我感到很自豪。他们愿意跟我分享自己的事情,也知道会得到关注和回应。”

张麒麟表示,他对语言的热爱受到了妈妈的影响和启发——妈妈坚信英语可以为儿子创造更多的机会,并曾在他很小的时候花费半年的积蓄送他去学英语。当初也是妈妈最先了解到上海纽约大学,并鼓励麒麟报名申请。麒麟还记得自己在截止前的最后一刻递交了申请,后来惊喜地收到了录取通知书。来上纽大就读是他做出的最勇敢的决定之一,也是在信念驱使下迈出的一大步。“从小到大,我的胆子一直很小——甚至连侧手翻也不敢做。”他说。

如今再回首,麒麟觉得他来到上海纽约大学是命运使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感觉自己是被选中来到这里,而不是我选择过来的,”他说,“那种感觉就像终于来到了自己从小梦寐以求的地方——眼前的人来自世界各地,耳边环绕着各种不同的语言。”后来,当发现自己与学校的吉祥物“麒麟”同名时,他更感觉一切似乎都是命运的安排。

他在上纽大寻找人生定位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但在阿布扎比校园海外学习一学期后,未来的方向逐渐变得明朗起来。去阿联酋阿布扎比是麒麟第一次出国,也令他大开眼界——他体验了当地人民的热情好客,爱上了据说是世界上最难学语言的阿拉伯语,还和包括纽约大学阿布扎比校园副教务长、全球教育与外联协理副校长Carol Brandt在内的多位导师建立了联系。

“对我和我的父母而言,语言听上去不像是一门可以靠它吃饭的学科。但在看到Carol为阿布扎比校园学生规划全球项目、寒校项目和海外学习计划后,我更加坚定要把语言和语言学作为自己的学术方向。其实我内心一直是这样想的,但总是没有足够的勇气承认,”他说,“Carol 的影响也让我明确了未来想成为怎样的人——我要成为一个只问付出、不求回报的人。”

海外学习期间麒麟仍然体会到了家的温暖,这促使麒麟在回到上纽大后努力增进对同学们的了解。“我觉得中文是我的着手点。”他于是联系了上纽大中文部并最终获得一个职位,负责辅导初学汉语的学生。

除了语言辅导外,麒麟还想开展更多文化活动。他决定把自己童年生活的记忆带进校园,在中文部为70多只桑蚕宝宝和食物桑叶开辟了一片“领土”。

 

lancelot

张麒麟向路过餐厅的同学展示喂养的桑蚕

 

“大家看到蚕宝宝的时候仿佛又变成了孩子,”他说道,“在这学术思想争鸣的象牙塔,我们常常进行着像在GPS(“全球视野下的社会)课上严肃复杂的讨论......但这个角落的小生命们把我们又带回了孩提时代,我们可以尽情分享儿时的故事。”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阻碍了世界各地上纽学子们之间的交流,张麒麟于是决定在毕业前,为同学们创造了解彼此的机会。他很快将想法付诸实践,带领语言社团,与上纽大电影社团24 Frames合作,一同采访了11位学生,拍摄和他们名字相关的逸闻趣事——从他们名字的由来,到易读错的姓名发音。

(点击观看“上纽大易读错的名字”)

临近毕业,麒麟心中五味杂陈。“88天倒计时活动中,我看到了四年前的照片,四年过去了,我们每个人都有很大的变化。”他说。他想起了今年疫情期间刚刚结交的大一大二的学弟学妹——那时,国际生们返校前在酒店隔离,张麒麟自发组织志愿者团队去探望他们。

lancelot

2021届学生张麒麟、2023届学生Etienne Ortega Flores和唐文心在宾馆楼下“探望”了隔离中的2023届学生Declan Mazur和Stephanie Anderson。两名学生在楼上隔着窗户与朋友们“合影”

 

“四年后他们会成为什么样?我没办法陪他们一同经历我曾经历的一切,”他说道,“但我相信,他们的成长一定超乎我的想象。这可能会成为我最怀念上纽的地方。”

毕业后,张麒麟计划遵循内心对语言的热情,前往阿联酋的国际学校教中文。目前他正在考对外汉语教师证,之后将申请工作。到阿布扎比之后,张麒麟希望继续学习阿拉伯语、西班牙语、法语,并争取拿下当地的驾照和跳伞执照。

除此之外,他说他愿意尝试任何事。“我想过去21年的生活经验告诉我,一切都会水到渠成。就像在上纽大的经历一样。我不知道毕业后将如何,但我现在对未来充满期待而不是对不确定充满焦虑。如今的我变得更勇敢了——不仅能做侧手翻,甚至可以倒立了呢!”

 

 

更多2021届毕业生故事:

2021届毕业生Sydney Fontalvo:在这里,我找到了意想不到的文化归属

2021届毕业生孔小燕:那个游走城乡、敢做梦的姑娘

2021届毕业生Zane Fadul:拼搏进取的编程少年

2021届毕业生马家骥:通向耶鲁的马拉松

2021届毕业生Taylah Bland:逆流而上的苏世民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