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届毕业生 | Savannah Billman

位于静安寺北侧、新闸路和万航渡路交汇处的街角,是Savannah Billman在上海最喜欢的一个路口。2017年夏天,她曾在这附近住过一段时间。每当在夜幕降临时来到这个路口,看到钟爱的水果摊以及广场上跟着天命真女组合的歌曲翩翩起舞的人群,她就知道,自己到家了。

除了这个路口,当被问及在上海最喜欢的其他地方时,Billman轻轻叹了口气: “这里有意思的地方实在太多了。”她提到五原路、武康路、余德耀美术馆,以及有着绿油油草坪和攀登墙的西岸美术馆。

发现这些有趣的地方,是在Billman就读上纽大后的大一暑假。那时,她在Reuter Communications上海办公室实习,有空的时候,会在上海到处走走逛逛,探索一些之前没有去过的地方。也正是在这段时间,她第一次对上海有了家的感觉。

“当我开始用心体会身边的一切,看着这座城市的一草一木,而不是一直呆在由教学楼和宿舍构成的象牙塔里。从那一刻开始,我真正爱上了这里的生活。”Billman说,“我感觉自己生活的广度和维度在不断拓宽,感觉在这座多元化的大都市里,似乎一切皆有可能。”

 

billman

Billman在上海陆家嘴

 

Billman主修世界史(全球中国学),辅修中文和新闻学。她的家乡位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这座距离费城两小时车程的小城镇,与上海有着天壤之别。Billman说,尽管小时候就随着家人环游世界各地,但真正来到大洋彼岸的中国安家,对她来说是人生中的巨大转变。在来上纽大之前,她能想象得到的最远的求学之地,是纽约或华盛顿。而如今,她自己可以在任何一个地方生活。

“因为我现在的生活圈子里,有着和我一样旅居上海的外国人,也有中国学生和中国民众。我们有着丰富的国际经验和真正的全球化思维。”Billman说,“相比之下,我在美国生活的时候不太可能有这样的体验。所以我坚信,无论想做什么,都不要被地理环境所阻隔。”

上纽大的学习生活不仅改变了Billman看待世界的方式,也让她对自己有了新的认识。

“大概是在大二的时候,我开始反思自己在大一或是高中时期的状态,发现自己改变了许多,变得自己都有些不认识自己了。”她说,“过去的我没有安全感,不够自信,常常担心没法融入一个集体,或是周围的人不喜欢我。而如今我坦然了许多,不会再有这些困扰。”

明年,Billman将前往北京大学燕京学院攻读硕士学位,成为该校“中国学”硕士研究生项目125名学生中的一员,进一步拓展全球视野。

攻读硕士学位是Billman中文学习道路上的又一个重要里程碑。她从八岁起就开始学习中文,在上纽大学习期间,也抓住各种机会深入学习中文。在英文媒体Sixth Tone实习时,她每天都要用中文进行采访,这大大提高了她的语言水平。此外,她也修读了一些有难度的课程,包括去年秋季学期由全球中国学助理教授赵璐执教的文言文写作(Classical Chinese Writing)课。

赵教授表示,Billman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她的学习能力很强,能很好地掌握一些常常令其他美国学生感到困扰的中文语法。此外,她也会主动地和班上的中国同学合作。“Billman和另外两位中国学生主动沟通,希望能一起组队完成作业或是进行小组活动。在学期结束时,三人组成了一个非常团结、出色的学习小团队。”

赵教授也是Billman的毕业论文指导老师,目前正在指导她写关于西汉外交使节张骞以及他与丝绸之路之间关系的论文。这篇论文重点关注张骞打开丝绸之路从而促使国际经贸往来所做的贡献,以及其与“一带一路”倡议之间的联系。

“该毕业论文选题同时涉及历史和新闻两个领域,”赵教授说,“所以,她可以将自己最感兴趣的两个领域结合在一起。”赵教授也提到,这篇论文进一步检验了Billman的语言能力。因为她需要具备优秀的文言文阅读能力才能研读历史材料,同时也要阅读中文媒体报道了解“一带一路”倡议的相关内容。“这对本科生,甚至是研究生来说,都是一个比较高的语言要求。”

课堂之外,Billman也一直在积极参加各项校园活动。大二时,她担任了上海纽约大学学生报纸On Century Avenue的主编。去年,她积极呼吁提高大家对于校园性不当行为的意识,并和学生会合作举办了一场关于学校政策的会议,并为学生提供相关的咨询求助信息。

“我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代表他人发声的人。”Billman说,在上海纽约大学,每个人都被鼓励积极参与活动、发出自己的声音。

“和其他地方或其他大学相比,在上海纽约大学,只要你付出努力,就能比较迅速地看到成效,这也促使我不断进步。”Billman说,希望去了北京之后,能继续提升自己的领导力。“我知道自己已经具备了出色的沟通和组织能力,下一步我要重点考虑的是在哪些地方应用这些能力。我希望能把它们用在有意义的地方,可以给他人带来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