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届毕业生 | Anthony Comeau

早在中学时期,2019届学生Anthony Comeau就开始考虑去中国读书。当时,家里人的朋友、上世纪80年代移民到美国的一位华人教他中文。

“他告诉我,学中文的最好方法就是去中国。”来自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的Comeau回忆道。“在申请纽约大学时,我发现还有上海纽约大学的填报选项,于是就勾选了。”收到上海纽约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后,Comeau很快就决定来上海读书。“通过录取学生活动周(Admitted Students Weekend)的活动,我了解到上海纽约大学的教育理念,很喜欢在这里遇见的人以及学校的跨文化交流氛围。如果当初没来这里,我一定会后悔的。”

 

anthony1

2018年10月,摄于水乡朱家角的一座雕塑前。

 

Comeau说,他很想深入了解中国,也想研究历史对于全球社会问题的影响。“能够来到上海,亲身了解、感受所研究政策可能产生的影响,也许会有不一样的看法。”

Comeau即将于今年5月毕业,届时,他将获得世界史(社会科学)学位和中文辅修学位。他很感激在上海纽约大学四年来所接受的独特教育,因为,这里的所学不只包括“美国视角”。 “无论课堂内外,大家都会把全世界当成一个整体来探讨某个问题,而不只是从自己所在国家的视角来看问题。”Comeau也积极推动探讨他所感兴趣的议题,例如国际法和LGBTQ+群体。

大二时,他创建了“国际刑事法庭学生网络”的上海纽约大学分社,该组织主要讨论有关国际刑法的话题。此外,他还协助运营了Queer and Ally Society学生社团。

Comeau最喜欢的课程之一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理论与实践”,他也很欣赏该门课的授课教授、政治学实践副教授Almaz Zelleke的教学风格。“这堂课所涉及的三个词的定义比较模糊,但人们会经常提及。而Almaz Zelleke教授很善于系统地介绍、解释这三个术语。”

而欣赏是相互的。 “我认识Anthony四年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第一次和他在‘全球视野下的社会’课上相遇的场景,”Zelleke教授说。 “每一节课,Anthony都会很认真地研读阅读材料,下课后总是向雷蒙校长提问。有一次,他来办公室来找我,说想要举办一场讨论‘种族灭绝’这一术语起源的学生活动。从刚入学起,Anthony就会和同学们一起关注探讨全球大事。”

2017年秋季学期,由于2016年美国大选结果的影响,Comeau听从内心的呼唤,前往华盛顿特区开启海外学习之旅。

“当时,我们聚集在学校咖啡厅追踪选举结果,大选结果出来后,感觉如同做梦一般,”Comeau回忆道。“我觉得自己离美国太远了,什么都做不了。因此,我决定大三海外学习时去华盛顿特区,这样我就可以参与其中。”

 

anthony2

2017年秋季学期,Comeau在华盛顿特区进行海外学习。

 

海外学习期间,Comeau在新罕布什尔州联邦参议员Jeanne Shaheen的办公室实习,负责接听选民来电。“我负责接听电话,记录电话内容,有时还要给选民回电,帮立法的工作人员做调查研究。”

“来电者可能并不支持这位参议员,但他们仍会打电话抱怨,这就需要你能理解他们的想法,我认为这一点非常重要,”Comeau说。“新罕布什尔州有着非常严重的阿片类药物问题,有一次,一位老人因儿子的药物滥用问题,在电话里痛哭了20分钟,而我只能回答‘我很抱歉......’。这次实习经历让我明白,在公共服务领域工作意味着要聆听民众的心声,采取切实的行动推动改变。”

也因为这次实习经历,Comeau决定毕业后回到家乡新罕布什尔州,参与地方选举工作。“参与地方选举工作对我意义重大,因为我可以和当地人一起工作交流,也能更好地理解他们的需求与想法。”

 

anthony3

2018年暑假,Comeau在新罕布什尔州的Odiorne Point州立公园做导游,并担任历史讲解实习生和档案管理员。

 

结束了在华盛顿特区的一学期学习后,因为通过“国际刑事法庭学生网络”了解到阿根廷,Comeau决定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展开春季学期的海外学习。“我们了解到,阿根廷是拉丁美洲首个审判本国独裁军政府的国家。所以,我想去阿根廷,亲眼看看这个国家,也想修读一些西班牙语讲授的课程,学习更多的语言。”

在纽约大学的布宜诺斯艾利斯海外学习中心学习时,Comeau修读了西班牙语授课的三门课程,以及一门英语授课的政治学课程。那一学期,选择布宜诺斯艾利斯进行海外学习的上纽大学生只有三人。 “另外两名学生里,有一人是中国学生,他成了我的好朋友,现在我们也是室友,和他在一起真的很开心。”

在海外学习中心员工的帮助下,Comeau申请到阿根廷现代化部(Ministry of Modernization)实习,该部门旨在改善阿根廷各大城市的数据系统。Comeau的工作包括检测网站,来确认阿根廷公民纳税或查找政府信息的难易程度。

“阿根廷的学校私有化进展很快,公立学校经常面临资金短缺的问题,”Comeau说。“我会研究不同社会阶层的人在同一所学校学习的好处。我想向政府证明,融合在一起的学校对社会发展更加有利。”

回顾自己的实习工作以及在上海纽约大学的四年学习经历,Comeau说,这让他意识到,促进不同群体之间的相互理解是十分重要的。“我学习到,有时候你可以有相互矛盾的想法,而这并不意味着一个想法是对的,另一个就是错的。我还学到,与人交流时应该避免贴标签,与来自不同国家或背景的人交流时,即使不能完全理解他们,也应该试图去理解他们的想法和立场。”

Comeau认为自己过去四年来最大的变化,就是更加关注人,更愿意通过与人面对面交流来为当地做贡献。“最重要的就是你身边的人,以及你与他人的关系。正如中国的一句古话:‘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你可以从身边的人身上学到很多东西。”

 

anthony4

2018年暑假在新罕布什尔州,Comeau和家人一起参加家庭聚会

 

“我生长的小镇只有几千人口,跨越半个世界来到上海学习,真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但在上海,我从来没有感到迷茫过,因为我知道,一切都会好起来,”Comeau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