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纵览

  • 普通话的前世今生

    很少有人知道,长达几十年来,有着众多方言的中国持续进行着统一、规范语言的努力。


    来看北京大学燕京学堂副院长莫大伟(David Moser)教授,追溯中国官方语言——普通话的历史。在“中国建立通用语言的历程:普通话的前世今生”的讲座中,莫大伟教授解释了为何普通话不是一门自然形成的语言,也不是从一开始就存在的。它是一门人为构造的混合语言形式,平衡了诸多语言学、历史和政治因素。

    点击下方视频,探究普通话如何成为14亿人口的官方语言。

     

  • 中国乳制品时代——牛奶的生产、消费与文化

    研究现代中国的历史学家Thomas Debois,在讲座中展示了对于中国乳制品行业的研究成果。虽然人们可能很难将中国与乳业大国联系起来,但其实中国已一跃成为仅次于印度和美国的世界第三大乳制品生产国,和第二大乳制品消费国。

    本次讲座从生产、消费和文化三个方面,分析了中国乳制品行业的发展,并从这三个方面各自的历史、标准和逻辑进行抽丝剥茧。点击下方视频,了解中国畜牧业发生的转变。

     

  • 对话《上海馀生》导演René Balcer:当下世界的历史回音

    纪录片《上海馀生》导演兼编剧René Balcer,向我们讲述了二战前夕,在纳粹统治下的犹太人从欧洲逃亡到上海的故事。在他看来,这段历史与当下世界所发生的一些事,有着相似之处,是历史的回音。

    《上海馀生》的拍摄地点横跨六国,围绕来上海求生的犹太难民的艰难旅程,以及帮他们在中国立足的当地上海居民展开。救助过程中结成的深刻友谊延续至今。

     

    问:您拍摄这个故事的动力是什么?

    我了解这个故事有很长时间了。我妻子来自上海,她的父母给她讲过这段故事。当有机会把它拍成电影时,国际上正遭遇叙利亚难民危机。 我很想寻求历史对这类事件的回应方式,这也是我拍摄的主要动力。历史不会简单地重复,但却会有相似之处,果然,当今类似的事情又发生了。


     

    上海报贩与犹太难民儿童


     

    问:你认为,当前的难民危机与这段历史有哪些相似之处?

    1937-1938年期间,德国和奥地利的犹太人遭到迫害,没有国家愿意接收他们。罗斯福多次发表演讲,指德国间谍可能混入难民之中,加拿大则表示,“一个难民都嫌多”,这主要是由于种族歧视、排外和孤立主义。令人惊异的是,这段历史和现在拒绝接收穆斯林难民如出一辙。

    通过这部纪录片,我们不仅想向人们展示这些难民他们到底是谁,更想表明他们原本可以有怎样的人生。纪录片结尾,我们呈现了这些难民的近况,他们中大部分是犹太难民,有一位是中国难民,他们都为自己所生活的地方做出了贡献。

     

    上海的犹太难民在室外做饭

     

    问:当时上海犹太难民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情景?

    上世纪30年代末,他们大多住在上海虹口区。这里是当时最贫穷的地方,也居住着中国难民。由于纳粹的迫害,犹太难民在离开欧洲时一无所有。语言和文化不同的两个群体生活在一起,贫困交加,资源匮乏,感觉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但现实恰恰相反,大家友好相处,互相适应,彼此帮助。

     

    摄制组在虹口进行拍摄

     

    问:您认为是什么原因让两个不同的群体融入到了一起?

    我认为这和中国人的性格特点有关。受儒家思想影响,人们的处世哲学是大家本来是一样的,但区别在于是否受过教育,是否尽了孝道等等。虹口居民自发地向难民伸出援手,使他们居有定所。

     

    周慧珍展示父亲的照片

     

    问:您的纪录片对这段历史有哪些全新解读?

    以前也有几部关于这一主题的电影,旦都只是从犹太难民的角度出发。而这部纪录片,与经历过这段历史的中国人进行了对话。片中人物当时大多是儿童或青少年,所以,片子也从儿童和青少年的视角,揭示了他们在那个战争年代的亲身经历。

    然而,我们并没有事无巨细地记录所有的事,比如没有提及当时的犹太管弦乐队和犹太人报纸,这和那些孩子的经历没有直接关系。这部纪录片可能会引发大家去思考中东难民儿童的未来。


     

    问:您期许观众观影后获得什么样的感受?

    除了了解这段历史,我希望观众在面对难民和减贫等全球性议题时,不会感到无力。不管是孤军奋战,还是与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其实你都可以行动起来,影响他人。   

     

    --

    本片在上海纽约大学的特别放映,由哥伦比亚大学东亚图书馆赞助支持。特别感谢:René Balcer,联合监制Carolyn Hsu,以及上海纽约大学写作项目讲师Ezra Claverie博士。

    文 Charlotte San Juan

    点击此处观看预告片。

  • “设计音乐”

    2017年秋季学期,纽约大学音乐体验设计实验室的Alex Ruthmann博士到访上海纽约大学,带来关于音乐制作的设计技术。Ruthmann教授向上纽大的学生展示了自己对声音与技术的一些实验与尝试,让同学们初步了解如何设计“协作乐器”。

     

      

     

    Alex Ruthmann,纽约大学音乐教育主任、纽约大学史丹赫学院乐体验设计实验室MusEDLab)主任。该实验室关注于设计与研究和音乐制作、学习、及用户体验相关的新技术。

  • 戏剧与社会公正

     

    9月19日,上海纽约大学常务副校长雷蒙与奥斯卡获奖女演员、歌手和戏剧导演Estelle Parsons进行对话。 两人谈论了演员应如何“找到真正的自我”,以及戏剧能否引起公众对种族歧视和贫困等社会公正问题的关注等议题。  

     

    因在电影《雌雄大盗》(1968)中的精彩表演,Estelle Parsons斩获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目前她是美国演员工作室艺术副总监,并于去年创立了“戏剧与社会公正”项目,探讨种族歧视、贫困与文盲、宗教、社区以及环境这五个议题。也因这个项目,她推出话剧《犹大最后的日子》。

     
  • 茶之味:以茶艺修身养性

     

     

    茶艺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具标志性的元素之一,并逐渐发展成为一种修身养性的方式。一起来看成都西南民族大学人类学副教授肖坤冰带来的一场互动体验式茶会。参与者被引导充分协调嗅觉、视觉、触感、精神等各项感官,充分体会茶之味。而也在此过程中,茶与人也构成了一种共生的关系。此次在上海纽约大学举行的茶艺表演,是环球亚洲研究中心举办的展示中华文化的系列活动之一。

     
  • 上纽大名誉顾问陈念慈对话陈彤

    上海纽约大学高级名誉顾问陈念慈为上纽大的学生带来系列对话活动。每一学期,她都会邀请一位商业领域的知名人士,与学生探讨商业世界之外的各种机遇、责任以及挑战。

     

    本学期对话活动的嘉宾为陈彤,HANGZHOU Asia Telecom创始人。他告诉同学们,不要局限于所学专业和规定课业,应积极扩大学习的范围和领域,并让学生对自己真正感兴趣的领域持久投入、学习,这样才能在竞争激烈的就业市场里出类拔萃。

     

     

     

    对话过程中,陈念慈与同学们分享说,即便会遇到挑战,但这也是学习、总结经验的好机会。她引用亚里士多德的一句话,称人区别于动物的一个特征,就是人有学习、认知的能力。

     

     

    陈彤,1997年成立HANGZHOU Asia Telecom公司。在其带领下,公司成为华东地区光传输网络领域的顶级供应商。陈彤热衷公益事业,积极参与并支持包括妈吉、84000以及钦哲基金会在内的多个非营利组织的工作。

     

    陈念慈,上海纽约大学首任高级名誉顾问。此前在高盛就职,在高盛香港办公室拥有近20年的私人财富投资管理经验。​

  • 当代中国性别研究

    11月8日,沈洋、陈敏捷、辛颖三位性别及性向研究领域的专家学者,参加上海纽约大学讨论会,探讨在线交友、青少年性教育及LGBTQ群体等议题。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沈洋博士,介绍了她就上海地区网上交友偏好的研究成果。沈洋表示,“现在,中国年轻人的约会交友方式,游走于传统与现代之间”,由媒人或父母安排约会在中国依然盛行,但年轻人也向往更加西化的约会交友关系,看重浪漫与陪伴。

     

     

    毕业于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的陈敏捷博士,论述了民国时期青年性教育理论与实践的差异,在谈及当代中国性教育时,提到2010年出台的一份理念进步的报告。该报告指导各年龄段儿童认识自己的身体部位,从而免受侵害。

     

     

    北京同志中心行政总监辛颖,介绍了中国LGBT群体,并向在场听众普及SOGIE(性取向、性别认同与表达)这一概念。辛颖就社会对性取向、性别认同与性别表达所持的态度进行了探讨,并向在场师生传递出一个重要信息:“应继续做更多、更深入的研究”。她表示,SOGIE的研究领域正在缩小,“如果不做相关研究,就很难让政府认识到LGBT议题的重要性。”

     

     

  • 许惠品钢琴独奏会上纽大精彩上演

    11月12日,钢琴家、作曲家许惠品博士钢琴独奏会在上海纽约大学举行。当天下午,艺术助理教授陈美玲在报告厅向观众介绍并欢迎许惠品博士上台。许惠品演奏了古典音乐作曲家萧邦、德彪西、莫扎特、巴赫以及贝多芬的作品,以及当代台湾作曲家李元贞、林京美的乐曲。

     

    许惠品博士还给三位上海纽约大学的学生上了一节“大师公开课”。其中,曾启航同学演奏了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教授张帅作品《三首前奏曲》中的第二首、第三首;张晏铭演奏了《平静的行板与华丽的大波兰舞曲》作品22号;王迎演奏了贝多芬《第8号钢琴奏鸣曲》第一乐章。

     

     

     

    许惠品博士于2009年获得美国佐治亚州国际指挥比赛大奖;于2005年进入纽约市立大学攻读钢琴演奏博士学位,师从茱莉亚音乐学院名师Martin Canin教授。

     

    观看许惠品博士在台北演奏林京美的《梦·狂想》。此次她也在上海纽约大学独奏会上演奏了该曲目。

     

     

  • “曼纳哈塔计划”——追溯纽约市自然史

    10月24日,Eric Sanderson到访上海纽约大学,展示了他的一项“曼纳哈塔计划”。所谓“曼纳哈塔计划”,试图还原英国探险家及航海家亨利·哈德逊1609年抵达曼哈顿岛前,这里的生态原貌。Sanderson博士解释说,“探究纽约生态史,不仅对了解它的过去具有价值,更重要的是,能对它未来可持续发展具有借鉴意义。了解曼哈顿岛的历史,能让我们思考前瞻纽约市未来400年的发展样貌。”

     

    重新探索纽约市的生态,不仅是为了追溯历史,更是对未来发展提供关键信息。Sanderson博士说,纽约市的发展方向越是符合它的自然本质,就越是能可持续发展,成为未来人类的城市栖息地。”

     

     

    Eric W. Sanderson博士野生动物保护协会资深生态学家、纽约大学及哥伦比亚大学兼职教员。著有Mannahatta:  A Natural History of New York City(曼哈顿:纽约市自然史)(2009年)及Terra Nova:  The New World After Oil, Cars, and Suburbs(史前新纪元:汽油、汽车和郊区时代后的新世界)( 2013年)。

     

     

     

     

  • 纪录片《排华法案》上纽大首映

    10月26日,纪录片《排华法案》(The Chinese Exclusion Act)首映在上海纽约大学举行。该片导演Ric Burns、剪辑Li-Shin Yu(虞丽幸)及学术顾问于仁秋教在放映后与大家交流。

     

    这部纪录片从经济、文化、社会、法律、种族、政治等多个层面,对1882年美国出台的《排华法案》进行探讨。该法案是美国立法历史上最具争议的一项法案,也是在美国通过的第一部针对特定族群的移民法案。

     

    “全球视野下的社会”指导教师、电影与媒体研究学者Fareed Ben-Youssef,采访了该片导演及学术顾问,讨论了这部纪录片所涉及的关键历史时刻,以及影片的讲述方式。点击链接,来看采访。

     

     

    《中国日报》澎湃新闻以及梨视频等多家媒体对此次首映进行了报道。

     

     

     

  • 香港、夏威夷与环太平洋地区文学

    5月11日,上海纽约大学本学期最后一次读书会请来夏威夷诗人Susan Schultz、Wawa(Lo Mei Wa)和诗歌翻译家 Henry Wei Leung,他们朗诵了诗歌作品,讨论在夏威夷的创作经历以及太平洋地区的文学写作。

     

    以下是三人的诗作与诗歌翻译作品,敬请赏鉴。

     

    Flying Tree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Cha)

    by Lo Mei Wa and translated from the Chinese by Henry Wei Leung

     

    飛樹

     

    每層樓有三十五個鳥籠,每座大樓有四十層樓,每處有五百座大樓,城裡有好多處,總共

    有好多好多鳥籠。夜了籠裡便逐一點燈。一盞、兩盞、三盞。隔岸望去,一城的鳥籠金光

    璀璨。窗外時有飛樹經過,看籠裡的孩子。鳥籠太小,我早便長出太多肉,動不了。終於

    有天,我打開籠伸出雙手,飛樹便接走了我。今夜,我踏著飛樹回到故籠,發現附近的小

    鳥都變了一頭頭大笨象,一出鳥籠便趕忙塞進升降機裡。

     

    FLYING TREE

     

    Every story has thirty-five birdcages, every tenement has forty stories, every place has five hun-

    dred tenements, and the city has many places, so altogether it has many, many birdcages. In the

    evenings, the cages are lit: one bowl of light, another bowl, a third bowl. The golden caged lights

    of the city are resplendent when seen from ashore. From time to time, flying trees stop by the

    windows to see the children within. The cages are very small; when I was little I became so big

    that I could no longer move inside. Then one day I opened the cage, opened my hands, and was

    picked up by a flying tree. Tonight, I rode back to my old cage on a flying tree, to discover that

    all the small birds here have grown into bumble-elephants. They jostle out of their cages, then

    cram into elevators.

     

    Three poems from Dementia Blog (originally published by The Brooklyn Rail)

    By Susan M. Schultz

     

    80

    There are glorious entertainments in this miserable world, could we find them out. The ancient mask looked astonished before the man sledge-hammered it. “Authorities worry the iconoclastic group of ISIS will destroy the ancient city of Palmyra.” 1981: tiny women, shawls thrown over their bent backs, leaned to kiss icons in Novgorod's “working churches.” No one wins the zero-sum game. My second grade teacher's teacher was ninth in line when the Gestapo shot every tenth man. Shorten the sums: kill every fifth man, because every fourth will betray him. Then gin up for the sixth. Surely someone believes your grand idea, but you can't see through their half-closed eyes. The penal colony's deathly invention kept me awake at night. I'm told it's funnier in German.

    —20 May 2015

    82

     

    But there are a sort of Saints meet to be your companions...but that they be concealed. My desire to unseal them makes me sleepy. The eyelid is a drive-in, my body the car into which an old cord winds. Keep windows open to receive the dented sound. I'm down to words, the ones that float like feathers after bird-storms. A small bundle of curly hair in the bathroom means my husband cut his hair. Phone call means a colleague died. After long sickness, a sudden fall. I pick up the taut curls, deposit them in the trash. I put the phone down, scratch a kitten, try to summon his voice.

    —23 May 2015

    83

     

    They will exchange Souls with you. He remembers her as the girl from his village. He remembers his house by a red circle on the photograph. He remembers that she eats papaya, and he remembers her nose. India, he tells us, migrates north, as Tibet settles to the south. Kathmandu is the paper plate on the surface of a pool. Aftershocks are earth's grief. A man's head emerges from the rubble, white as stone, like my mother two hours after her death. Two metaphors do not make my mother a statue, the Himalayas a section of black foam, cut in ragged halves. The shock is that land dies, too. Mountains are bodies of evidence, stick to earth's slip. Mt. Everest just shrank an inch. “We cannot stay here, but where is there to go?”

    —26 May 2015

    Pei Pei Wept (originally published by the Asian American Writers Workshop)

     

    By Wawa, translated by Henry Wei Leung

     

    猴王彼彼哭了

     

    猴王彼彼哭了

    那天 我長大了

     

    那背影 一定是彼彼

    牠擉坐在山坡上一角

    對著山下的城市咆哮

    我不敢走近

     

    波波,原子筆,珊珊

    難道他們從沒再上山嗎?

    他們不就在山下的深水埗

    黃大仙,又一城成家立室嗎?

     

    那背影 一定是彼彼

    牠擉坐在山坡上一角

    對著山下的城市哀鳴

    我低著頭 在牠身後繞過

     

    彼彼 我回來見過你了

    見你雙腿不見了

    坐在天梯前發呆

    我便下山去

     

    猴王彼彼哭了

    那天 我長大了

    變了小孩

     

    Pei Pei Wept

     

    Pei Pei the Monkey King wept

     

    That day, I came of age

     

    I saw from behind It must have been him

    He sat alone on the bluff of a slope

    Thundering to the city under the slope

    I dared not approach

     

    Ballpoint, Shan Shan, Bo Bo,

    Could it be they’ve never made it back up?

    Aren’t they just below, in Sham Shui Po,

    Wong Tai Sin, Festival Walk, building their homes?

     

    I saw from behind It must have been him

    He sat alone on the bluff of a slope

    Wailing to the city under the slope

    I lowered my head, made my way around

     

    Pei Pei, I have returned to see you

    I saw you with your disappeared legs

    Sitting at the stairway to heaven in a daze

    And I descended

     

    Pei Pei the Monkey King wept

    That day, I came of age

    And became a child

  • 印刷术里的诗意

    Jen Hyde曾在上海纽约大学担任全球领导力辅导员,今年3月,她回到上纽大,参加读书会系列活动。Jen Hyde的导师、著名诗人及视觉艺术家Jen Bervin也现身了当天的读书会。Hyde介绍了自己的两部作品,自己的首部诗集“Hua Shi Hua (华诗画) :Drawings & Poems from China”(阿萨塔出版社于2017年出版),以及入围2016“文学创意基金奖”的作品“Murmur”。

     

    什么吸引了你来到上海?

    2013年底我来到上海,追溯自己的华裔身份,学习中文。有意思的是,在中文世界里,我被称作是华人,即不在中国出生但有中国血统的人;在英语世界里,因为我的母亲从印尼前往美国,我被称作中国移民。所以,作为一名具有双族背景的美国诗人和书籍艺术家,一直对自己未能掌握中文深感遗憾。

     

    在上海纽约大学,我听过Marianne Petit教授的书籍艺术课,协助推出了上纽大首个由学生运作的网站——“On Century Avenue”。我对书籍和故事叙述进行了艺术探索,并在深入了解中国的过程中,开始了以上海为背景的创作。

     

    在上海的那段时间,我喜欢描绘我与这座城市的人们之间有限、短暂的交织,这样的相遇也让我思考自己的家族与文化史。我还开始了“衍生翻译”,对与黄鹤楼有关的中国古诗进行翻译、再创作,并借用“鹤”(crane)在英文里的另一词义“起重机”的视觉形象,描绘上海的天际线。这一作品不仅探索了城市景观新视界,还梳理了我与母亲、我与中国传统之间的联系,让我得以通过诗歌的方式,表达多层面的自我。

     

    你如何想到用中国传统的印刷术印制诗集的?

    我阅读了研究中国印刷的学者Chao-kai Wen的著作,了解到雕版印刷在中国广泛流行,其便携的印刷方式受印刷作坊青睐。刻工无需识字,就能胜任流水线的雕版印刷工作,然后进行刷印、套色以及装帧工作。

     

    作为一名出版人、印刷艺术家,一个不精通中文的作家,诗集《华诗画》的印制,是我艺术表达的最终结果。我运用了木板、激光切割机、传统印刷术,还采用了苏州一个造纸印刷村的纸张。

     

    你正着手做什么样的项目?

    由于先天性心脏缺陷,我于2010年接受了由牛心包组织做成的假体心脏瓣膜置入手术。我最新的作品“Murmur”,描写了手工缝制这个假体心脏瓣膜的四位妇女的生活。好奇心的驱使,我得知美国有一个心脏瓣膜博物馆,通过这个博物馆,我了解到假体心脏瓣膜的缝合,都是靠手工完成的。于是,我很想认识那些缝制我的假体心脏瓣膜背后的人,并有幸见到了越南移民Mary和Angie,来自墨西哥的Fabi,以及伊拉克的Rita。过去两年里,我一直和她们保持朋友关系,关注她们的生活点滴,也了解了移民抵达美国,以科技行业装配工人的身份,终能在美国落脚的经历。

     

    Jen Bervin的作品如何影响了你?

    我19岁的时候,就认识了Jen Bervin。我在纽约大学读书时,她是教我诗歌的老师,也是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个人,是我的导师,也是我的好朋友。

     

    几年前,她在苏州做“丝绸诗歌”的项目,当时我受邀来上海纽约大学工作。现在,她的项目正在麻省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她将诗歌与丝绸和科学结合起来,这种观念艺术给我了很多灵感。

     

    请点击这里,了解Jen的书籍印刷作品、诗作及更多作品;请可关注Jen的Instagram账户,在这里,Jen上传了她为美国心脏协会担任公益大使的照片;这里是Jen的Youtube频道,您可以了解她的创作与生活。


    上海纽约大学读书会系列活动由上海纽约大学写作项目举办。

    Jen Hyde曾在上海纽约大学担任全球领导力辅导员,今年3月,她回到上纽大,参加读书会系列活动。Jen Hyde的导师、著名诗人及视觉艺术家Jen Bervin也现身了当天的读书会。Hyde介绍了自己的两部作品,自己的首部诗集“Hua Shi Hua (华诗画) :Drawings & Poems from China”(阿萨塔出版社于2017年出版),以及入围2016“文学创意基金奖”的作品“Murmur”。

     

    什么吸引了你来到上海?

    2013年底我来到上海,追溯自己的华裔身份,学习中文。有意思的是,在中文世界里,我被称作是华人,即不在中国出生但有中国血统的人;在英语世界里,因为我的母亲从印尼前往美国,我被称作中国移民。所以,作为一名具有双族背景的美国诗人和书籍艺术家,一直对自己未能掌握中文深感遗憾。

     

    在上海纽约大学,我听过Marianne Petit教授的书籍艺术课,协助推出了上纽大首个由学生运作的网站——“On Century Avenue”。我对书籍和故事叙述进行了艺术探索,并在深入了解中国的过程中,开始了以上海为背景的创作。

     

    在上海的那段时间,我喜欢描绘我与这座城市的人们之间有限、短暂的交织,这样的相遇也让我思考自己的家族与文化史。我还开始了“衍生翻译”,对与黄鹤楼有关的中国古诗进行翻译、再创作,并借用“鹤”(crane)在英文里的另一词义“起重机”的视觉形象,描绘上海的天际线。这一作品不仅探索了城市景观新视界,还梳理了我与母亲、我与中国传统之间的联系,让我得以通过诗歌的方式,表达多层面的自我。

     

    你如何想到用中国传统的印刷术印制诗集的?

    我阅读了研究中国印刷的学者Chao-kai Wen的著作,了解到雕版印刷在中国广泛流行,其便携的印刷方式受印刷作坊青睐。刻工无需识字,就能胜任流水线的雕版印刷工作,然后进行刷印、套色以及装帧工作。

     

    作为一名出版人、印刷艺术家,一个不精通中文的作家,诗集《华诗画》的印制,是我艺术表达的最终结果。我运用了木板、激光切割机、传统印刷术,还采用了苏州一个造纸印刷村的纸张。

     

    你正着手做什么样的项目?

    由于先天性心脏缺陷,我于2010年接受了由牛心包组织做成的假体心脏瓣膜置入手术。我最新的作品“Murmur”,描写了手工缝制这个假体心脏瓣膜的四位妇女的生活。好奇心的驱使,我得知美国有一个心脏瓣膜博物馆,通过这个博物馆,我了解到假体心脏瓣膜的缝合,都是靠手工完成的。于是,我很想认识那些缝制我的假体心脏瓣膜背后的人,并有幸见到了越南移民Mary和Angie,来自墨西哥的Fabi,以及伊拉克的Rita。过去两年里,我一直和她们保持朋友关系,关注她们的生活点滴,也了解了移民抵达美国,以科技行业装配工人的身份,终能在美国落脚的经历。

     

    Jen Bervin的作品如何影响了你?

    我19岁的时候,就认识了Jen Bervin。我在纽约大学读书时,她是教我诗歌的老师,也是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个人,是我的导师,也是我的好朋友。

     

    几年前,她在苏州做“丝绸诗歌”的项目,当时我受邀来上海纽约大学工作。现在,她的项目正在麻省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她将诗歌与丝绸和科学结合起来,这种观念艺术给我了很多灵感。

     

    请点击这里,了解Jen的书籍印刷作品、诗作及更多作品;请可关注Jen的Instagram账户,在这里,Jen上传了她为美国心脏协会担任公益大使的照片;这里是Jen的Youtube频道,您可以了解她的创作与生活。


    上海纽约大学读书会系列活动由上海纽约大学写作项目举办。

     

  • 梳理全球医药史 展望人类健康未来

    2月22日至23日,八名顶尖历史学家与人类学家齐聚上海纽约大学,为听众带来了一场关于20世纪生物医学兴起的史料丰富的研究调查。这也是上海纽约大学最新成立的医学与卫生社会人文研究中心举办的首次研讨会。

     

    与会学者专家包括曾获麦克阿瑟奖的纽约大学教授Julie Livingston与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教授Jeremy A. Greene等。为期两天的研讨会上,学者们敲定了“Cultural History of Medicine, 1920-2000, The Modern and Post Modern Age”(中文暂译:医学文化史,1920-2000:现代与后现代》)一书的章节内容。该著作定于2018年出版。

     

    上海纽约大学人类学副教授、医学与卫生社会人文研究中心主任Todd Meyers说,“此次研讨会探讨了诸多领域的研究话题,包括神经学史和神经科学史、食品文化与健康、全球癌症研究、药物对社会的影响、流行病学、医学伦理,以及动物实验史等。”

     

    他表示,“公共卫生领域从定义上讲,是跨学科的。新研究中心欢迎对有关健康与治疗的多元观点,不需囿于生物医学框架作为研究起点。”

     

    研讨会结束后,学者们于2月24日参加了两场对公众开放的专题座谈,针对一系列公共卫生与医学问题交流了看法。这些问题多数由Todd Meyers教授讲授的“瘟疫”课的学生提出,涉及禽流感蔓延的新形势以及临床试验的伦理问题等。

     

    Todd Meyers教授表示,“我们如何看待疾病?至今以来人类又如何试图铲除疾病?这让我们对当今全球健康与医学问题所带来的社会、政治影响进行反思。”

     

    请点击这里,阅读和Todd Meyers教授关于他个人研究领域与新研究中心成立愿景的对话

     

  • 梳理全球医药史 展望人类健康未来

    2月22日至23日,八名顶尖历史学家与人类学家齐聚上海纽约大学,为听众带来了一场关于20世纪生物医学兴起的史料丰富的研究调查。这也是上海纽约大学最新成立的医学与卫生社会人文研究中心举办的首次研讨会。

     

    与会学者专家包括曾获麦克阿瑟奖的纽约大学教授Julie Livingston与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教授Jeremy A. Greene等。为期两天的研讨会上,学者们敲定了“Cultural History of Medicine, 1920-2000, The Modern and Post Modern Age”(中文暂译:医学文化史,1920-2000:现代与后现代》)一书的章节内容。该著作定于2018年出版。

     

    上海纽约大学人类学副教授、医学与卫生社会人文研究中心主任Todd Meyers说,“此次研讨会探讨了诸多领域的研究话题,包括神经学史和神经科学史、食品文化与健康、全球癌症研究、药物对社会的影响、流行病学、医学伦理,以及动物实验史等。”

     

    他表示,“公共卫生领域从定义上讲,是跨学科的。新研究中心欢迎对有关健康与治疗的多元观点,不需囿于生物医学框架作为研究起点。”

     

    研讨会结束后,学者们于2月24日参加了两场对公众开放的专题座谈,针对一系列公共卫生与医学问题交流了看法。这些问题多数由Todd Meyers教授讲授的“瘟疫”课的学生提出,涉及禽流感蔓延的新形势以及临床试验的伦理问题等。

     

    Todd Meyers教授表示,“我们如何看待疾病?至今以来人类又如何试图铲除疾病?这让我们对当今全球健康与医学问题所带来的社会、政治影响进行反思。”

     

    请点击这里,阅读和Todd Meyers教授关于他个人研究领域与新研究中心成立愿景的对话

     

页面